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

上一篇:體驗一次三十歲的淫婦下一篇:高個子大屁股婦女

體驗日本女人的緊實小穴

從國內來到日本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不穿衣服的日本女人也體驗過了,下面把經過簡單的轉述一下。


我到了日本後就住在一棟並不是很新的三層樓裡面,整個樓都是房東的。
她住在一樓,而我們其他的房客都住在二樓和三樓,我住在三樓,一層樓有三家的住戶,我住在中間的房子,兩邊住的都是日本人。


雖然房子不是很大,但還算舒服,和兩邊住的日本人只是在見面的時候打聲招呼而已。
這層樓的最裡面住的是一個看上去像四十歲左右的日本女人,她一個人住,我和她只是說過幾句話,只是知道她姓小柳。


日本女人是看不出年齡的,也許她會更年老一點,不過還是有一種風韻猶存的味道,感覺還不錯,不過因為她穿得很一般,所以就沒有怎麼注意過她。
但是記得有一次我上樓的時候,小柳恰巧在我前面上樓,當我不經意地抬頭時竟然看到了她的內褲。


以前從她向來樸素的穿著,我一向覺得小柳應該是那種不愛花俏只求舒適的人,但當我見到她的內褲之後,我整個人都傻眼了。
透明柔軟的薄紗、美麗的蕾絲滾邊,再加上性感鏤空的設計,這樣的內褲能遮住的只是中間的一小塊地方。
胯下黑黑的一片陰毛與內褲的顏色有著明顯的區別,黑色陰毛透過那件又窄又小的蕾絲網狀鏤空三角褲呈現在我的面前,我不禁看得眼都直了。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留意她,小柳好像並沒有什麼工作,平時都在家呆著。
平常我晚上打完工回來的時候,都能見到她浴室的燈亮著,每天她都是差不多這個時候洗澡。
我也試過偷偷的擱著浴室的玻璃向裡面看,但是因為玻璃不是那種透明的,所以什麼都看不到,只是能聽到水聲,可這就讓我的雞巴變成硬梆梆的了。


那晚我就在小柳家的浴室的窗外一邊聽著洗澡水聲一邊想著她上次若隱若現的黑色陰毛,一邊伸手握住雞巴上下搓揉地手淫,幻想著坐在小柳的大胸前,將粗大的雞巴放在她豐滿的雙乳間,用小柳的乳房包住雞巴,然後開始抽動。


之後的幾天,白天都沒怎麼見到她,也許在家一直沒有出去吧!但從那刻開始,我每天晚上都會注意她浴室的燈光。


又過了幾天的一天晚上,我不用去打工,晚上去同學家玩得很晚,到家的時候都已經10點左右了。
我上了樓後第一件事就是看她的浴室開沒開著燈,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小柳正在洗澡。
也許是因為在同學家喝了些酒,那時雞巴馬上就挺了起來,正又想把精液射到小柳家浴室的牆上,但突然又覺得這樣不過癮。


這時忽然想到一個主意,我先走到各家在樓道裡的電表的盒子前,輕輕打開它,找到小柳家的電源開關,一下子把它拉了下來,小柳家立刻變得一片漆黑。
這時我好像聽到了她的驚呼聲,於是立刻輕輕的走到樓梯口,然後用很重的腳步聲向房門走去。


果然不出所料,小柳家浴室的窗戶打開了一個小縫,聽到她說話向我尋求幫助,請我過去。
我走到她家窗前,透過窗戶的小縫什麼都看不到,這時候她對我說:「小林,我家突然沒電了,請你去幫我看看我家在樓道裡的電源好嗎?也許它掉了。」


我說:「樓道裡的燈太暗了,我看不清楚,你家有手電筒嗎?」


「哦,你等等,我去拿。」
不一會,窗戶開了一個大一些的縫,她把手電筒遞給我,此時,我看到了她的一對白白的乳房,兩個乳頭像兩顆圓圓的棗核兒。


我接過手電後,走到電表下呆了一會兒,就又走了回來,對小柳說:「太高了,我夠不到,給我把椅子好嗎?」其實,我家就在她家的旁邊,我完全可以回家拿,但此時她應該是沒有時間想這些事了。


過了幾分鐘後,她穿著一身鵝黃色半透明或許應該說是透明的蕾絲睡衣打開門,透明的睡衣裡面清楚地可以看見沒戴胸罩的她白白的巨乳和下體一團黑黑的捲曲陰毛,陰毛的上面還有著白色泡沫的痕跡。
我想一定是因為屋裡太黑,什麼都看不見,所以她才會隨手拿了這樣一件衣服穿上。


她柔軟的奶子上,一圈黑黑的乳暈,兩個黑黑的乳頭硬挺著,她鼓鼓的陰戶完全呈現在我面前。
陰阜顯得鼓鼓的,上面生滿著黑色的陰毛,好像一直伸展到了陰唇的兩邊。
我看著這樣野性的陰戶,一個看上去很普通的人竟然有著這樣的陰戶,我緊緊瞪著它。


這時小柳好像是藉著樓道裡的燈光也看到了自己所穿的衣服,連忙將椅子遞給我,把門給關上了。
我拿著椅子走到電源下,把電源合上了,這時小柳家又變得亮了起來。
我把椅子拿到她家的門口,把門打開,把椅子放了進去就走了。
我並不著急再看她黑黑的陰毛,因為我知道她過不了多久就會拿著東西來我家謝我了,這是日本人的習慣。


我回到家後,就把電視打開調到了日本的成人台,然後把衣服脫掉在浴室裡洗澡,我一邊洗著,一邊等著小柳的到來。
果然過了大約十分鐘左右,我聽到了敲門聲和小柳的叫聲:「我是小柳,這麼晚了還來打擾你,我可以進來嗎?」


「我在浴室,你有什麼事嗎?」我把浴室的窗戶全打開,大聲的對她說著。


這時她走了過來,但馬上應該是整個人都呆住了,透過窗戶她看到了什麼也沒穿的我。
我故意一邊說著:「有什麼事嗎?」一邊用毛巾擦著自己的雞巴,而我的雞巴也隨著毛巾的擦拭而劇烈地上下抖動,而且就在她面前漸漸地變硬、變硬……再變硬……變得更硬……


只見小柳的胸口微微的起伏著,手不時握著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裡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而此時屋內的電視又傳來女人做愛時的呼喊聲,這一來對小柳的沖激更大,令她心裡更慌亂,視覺的刺激加上心靈的衝擊,我想小柳此時陰戶裡一定暖暖濕濕的,淫水從屄洞裡汨汨地溢出來了。


只見她激動得渾身微顫,手扶住牆壁支撐著身體,眼睛則像快掉出來似的盯視著我胯下已經翹挺起來的雞巴,我想她一定不知不覺地被我導入了渴望得到大雞巴的幻想中。
而此時她也好像是意識到自己不能夠再繼續看下去了,於是連忙對我說:「這是一些小點心,謝謝你剛才幫我,請你收下吧!」


「哦,不用謝,不過我現在正在洗澡,手上都是水,沒法拿呀!」我說。


「那我放在你家門口好嗎?」她說。


「不如我一會兒洗完澡後去你家吃吧,反正我今天晚上也沒有什麼事情。」
我試探著的對她說。


她猶豫了一下,說:「好吧,我等你。」
說完就回家了,這時我才注意到她把那件睡衣脫掉了,穿著一件白色的棉製的連身睡衣。
看著她的背影,我想著她剛才的反應,覺得她一定是一個性慾強盛的婦人。


幾分鐘後,我故意只穿著一條短褲來到她家門前敲門,不一會兒,她來開門了,竟然又穿上了那件透明的蕾絲睡衣,只是在裡面穿上了黑色的網眼內褲,而彎彎的陰毛都從網眼之中擠了出來,通過她的內褲可以判斷出小柳一定是個欲求極強、但又盡量壓抑的中年婦女。


進門後,我們坐在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而我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盯著她的身體。
由於那件睡衣小柳剛才穿過,所以現在還是顯得濕濕的,整個都貼到了她的身上,她一定是故意穿成這件的。
這時我的雞巴也變得硬了起來,短褲被雞巴撐得像個大帳篷。


這時,她突然朝我笑著說:「小林,你在日本生活得還習慣嗎?」


「嗯,還可以。」


「那你找過女人沒有呀?」


「啊,沒有!沒有!」


「那你知道男女之間的事嗎?」


「當然知道了。」


「那你想的時候怎麼辦呀?自慰嗎?」


「啊……這……嗯,有時候……」


「一邊看成人台一邊自慰是嗎?」


「嗯。」


「嘻嘻!你們現在的孩子懂得真多呀!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還不知道這麼多的事呢!」說著說著她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內褲上,「我結婚的時候,對這事懂得不是很多,都是後來才學會的。」
她的手在自己的內褲上不停地摩梭,聲音有些發顫:「那時我一晚上要……被幹兩次。」
那條內褲這時充滿了汗水和愛液的濕氣,內褲隨著小柳的扭腰而微微往下滑落,內褲的布料上面沾滿了灼熱的液體。


我再也忍不住了,向她撲過去,這時她一邊說:「你是給我的身體逗硬了,是嗎?」一邊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裡,緊緊握著我胯下的大肉棒。


我決定沿著她的話題說下去:「是的,你說得不錯。」


「你的雞巴非常硬了,你想看看我的陰戶嗎?」她說。


「當然,我很想看你的屄。」
我說。


她用手拉起睡衣把它撩在腰的四周,然後脫下內褲,張開雙腿,陰戶便呈現出來。
小柳濃密的陰毛生得範圍廣闊,從小腹到陰阜,及陰戶的大陰唇一直延伸到臀溝肛門四周,再加上陰蒂特別肥大,凸出得連小陰唇都包不住。


「如果你喜歡,你可以摸摸它。」
她邊說著,邊在褲子裡撫弄著我的肉棒。


我點點頭,把手放在她的陰阜上搓揉著,當我把手去捏玩她的陰蒂時,她的臀部和腰部顫動一下。


「我已經很久沒被人操過了,今晚特別想操屄,小林,你想不想用你的大雞巴操一個日本老女人的屄?」她問。


我再次點頭,她立即把睡衣全褪掉。
「那麼我也脫掉你的短褲吧?」她問,我還沒回答她剛說的這句話,短褲已飛快地被她脫了下來。
我的眼光一直盯在她的裸體上沒有移動過,肉棒像旗桿一樣豎在她面前。


「我的孩子,」她說,眼一直盯在我的性器上:「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呀!」她又說:「我要你替我舔屄,小林,我要你吻我的陰戶,讓它濕濡了,這樣你的雞巴才容易插得進去。」
說著小柳就站了起來,拉著我的手匆匆向她睡房走去。


一進入房間,她就迫不及待地往床上一躺,招手向我叫道:「快點呀!親愛的孩子,來舔我的屄吧!」說話間,雙腿已經張得開開的了。


我在她兩腿之間伏下身,她各用一隻手摟著自己的膝部拉後,這樣子陰唇便向兩邊翻開,整個騷穴張得大大的。
我先在陰唇上吻,小柳一直移動她的身體,令我的舌頭可以觸碰到她陰戶裡的各個部位,以及她的股溝、大腿內側,甚至肛門,而她就不停地扭動雙臀。


我依照她意思,用舌頭不斷地舔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口和屁眼,只見她那浪屄又肥又鮮嫩,雖然小柳已是個中年熟婦,但因很年輕就守寡,結婚後小屄只被老公用了兩年,他就因病去世了,所以仍像新婚少婦般緊湊和敏感;而她的大屁股也十分性感,臀肉肥厚,在打炮時可以承受強烈撞擊的後座力。


在我的舔弄下,她開始呻吟了起來:「噢……噢……噢噢……噢噢噢……天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她的一隻手放到我的頭後拉向前,讓我的嘴唇更深入她的陰唇裡。


三分鐘之後她說:「你好厲害喔……弄得我快要丟了……孩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爽死我了……我……我要丟……了……丟出來了……」


小柳弓起了身子,肉緊地挺起臀部和肩膀,手還一直拉著我的頭壓向她的陰戶。
這時我用手指分開她的兩片陰唇,看到蠶豆般大小的陰蒂翹得高高的,極度充血令它變成了深紅色;對下的洞口汩汩地湧出著淫水,我伸直一個指頭插到陰道裡,慢慢地在肉壁上掏挖,這時她的屁股難耐地一頂一頂向上迎合著。


我又伸進去多一個指頭,她迎合得愈發快了,嘴裡開始「哼哼嘰嘰」的叫著春,彷彿一隻發情的母貓見到了雄貓一般。
我邊抽動著手指,邊用嘴含住她的陰蒂用力吸吮,她興奮到不得了,嘴裡越叫越響,連聲音都變得顫抖了。


這時她將屁股移到我的嘴前,然後說:「來,你把舌頭伸入我屁眼裡面。」
我雙手抱住她的屁股,就用舌頭頂開她的肛門,把舌尖塞入這小小的孔洞中又舔又戳,小柳也變得更瘋狂了,整個小穴都興奮得一縮一縮的抽搐著,顯然又再到了一次高潮。


當她從快感的餘韻中回過氣來後,放開了我的頭,雙腿無力地放下在床上。
她的陰戶和屁眼上都沾滿了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整個下體在那閃閃發光。
這時我的雞巴已經硬得快要爆炸,馬眼都流出了水來。


「噢!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嘗到如剛才一樣的高潮了。」
她說著,微笑地看著我,又說:「你真棒!現在準備用你的雞巴插進來吧,讓我的陰戶再次回味被真正男人雞巴操的感覺。
快來呀!它已經濕透了。
來,把身體伏在我的身上,我教你怎樣去幹爽女人。」


我爬起身,伏過去她雙腿間,我的兩個手肘一左一右放在她的腦袋旁邊,她把手伸到下面握住我的陰莖,然後雙腿豎起分開成M字形,再用手引導著我的肉棒對準陰戶,將龜頭放進陰唇中的屄洞口,然後抱住我的屁股,她自己則向上慢慢挺起臀部,這時我感到雞巴開始漸漸進入她濕滑的陰道。


當大部份陰莖進入小柳的身體裡後,我領會到什麼是「女人四十如虎」的真正意義了,她那又濕又熱的陰道壁緊緊纏裹著我的雞巴,陰戶像一張飢渴的小嘴般一下接一下地吸吮著我的大肉棒,讓我不自覺地將陰莖向她身體的最裡面挺進去;而陰道底端又有一團軟肉貼壓在我的龜頭上,不單在輕輕蠕動按摩著它,還會像吸盤一樣含著龜頭吸啜。
我都還沒正式操屄,已經快要爽死了!


「現在你試試上下移動肉棒,讓它在陰戶進進出出。」
小柳對我說著。


現在我不再需要她的指引,憑著男人的本能、身體的性慾驅使、看A片的經驗,我開始操小柳了。
一開始很慢,我把雞巴慢慢拉出來直到快掉出陰道外才又慢慢地向裡面捅進去,在每一個來回後就把速度加快一點,逐漸變成很有節奏的抽送動作;操了七、八分鐘後再將速度升級,成為強而有力的衝刺,使得兩人胯部也開始出現「啪啪啪」的肉與肉碰撞聲與「噗滋、噗滋」的淫水聲。


漸漸地,小柳又亢奮起來,她把我的頭拉在胸口上抱得緊緊的,「噢……好孩子……幹我……插我這個淫婦……操我的騷屄……插得好……孩子……噢……噢……甘爸爹……噢噢噢噢……甘爸爹……插得我好爽喔……再大力點……大力幹……快點……」她又開始大聲呻吟起來了。


我將抽插速度加快至極限,只留龜頭在陰道口,再用力一下插到盡根。
龜頭頂在花心上,那裡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頭,淫水像開水一樣澆燙著雞巴,感覺太好了!淫水越流越多,這時雞巴插起穴來輕易得幾乎不用費力,我用盡吃奶之去操著這個日本騷婦,床也晃得前後搖動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甘爸爹……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我要丟了……」她尖叫起來。
我感到她的臀部突然向上挺起不動,陰道緊緊箍著雞巴,耳邊不斷響著她的尖叫。
這時有一股熱燙燙的淫精噴灑在我的龜頭上,啊,不止一股,而是斷斷續續的好幾股。


在這刺激無比的感官剌激下,我也感到自己的精關鬆開了,與此同時,一陣酥麻的感覺由龜頭直衝大腦,「噢……我也要射了……要洩了……」我夢囈般的叫了起來。


「射吧!射到我的嘴裡和臉上來!」她握住我的雞巴,然後從屄裡面拔了出來,發出「噗」的一聲。
小柳轉過身低著頭,把我的雞巴含到了嘴裡,她又熱又軟的舌頭突然碰到我堅硬的雞巴前端,令我禁不住全身顫抖起來。


然後她就把整個龜頭吞入嘴裡,像操屄一樣狂熱地抽送起來,我的雞巴在她嘴唇中、口腔裡摩擦著,發出「啾啾」的淫靡聲音。
我閉上眼睛,一種莫名的感覺從後背湧上,彙集了腦中的酥麻美快,實在是無法形容的銷魂。


「這樣弄覺得舒服嗎?」她一邊問道,一邊繼續吸啜著,「啊……好……好爽……啊啊……啊啊……喔喔……」突如其來的快感令我不由自主地喊叫出來。


「來,射出來,射到我的臉上。」
小柳吐出我的雞巴,一邊用手套動著,一邊用舌頭舔著龜頭。
她這句話就像是信號一樣,我輕輕哼了一聲,肉棒前端就猛烈地噴射出大量精液,一股接一股,噴到小柳的臉上、鼻子上、額頭上,有一些甚至還射到了她的頭髮上。


看到我射出如此大量的精液,小柳興奮地呻吟著,她把精液刮下來收集在掌心中,放到鼻子前聞了聞,淫賤的說著:「好香!」然後就把那些精液逐一舔進嘴裡吃下肚子去,還把手舔得乾乾淨淨。


我倆雙雙高潮後疲累地躺在床上,我意猶未盡地把玩著小柳胸前那兩顆又大又黑的硬挺乳頭,而小柳則用她的手撫摸揉弄著我的兩顆懸空搖晃的睪丸,彼此都玩得好興奮、好爽啊!


「我們的事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只要其他房客不知道,今後你什麼時候想操屄都可以過來找我,我一定奉陪。
小林,好嗎?」小柳輕聲地囑咐我。


「好的,我會保密的。」
我答應道。


這天之後,只要那兩個日本人不在家裡,我們便一起做愛,而小柳也教會了我不少性交秘訣,以及各種各樣的體位和姿勢。
為了能令我放心內射,小柳開始服食避孕藥,所以每一次交媾我們都幹得淋漓盡致,我也可以毫無顧慮地把精液在她陰道內中出。





上一篇:體驗一次三十歲的淫婦下一篇:高個子大屁股婦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