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小说 校园春色 人妻女友 武侠古典 家庭乱伦 另类小说 性爱技巧 情色笑话 免费加入VIP

上一篇:麵攤老闆娘下一篇:黑夜中的換妻

麻將淫戲

業務副總陳佩玲我們都叫他陳姐(她是一個大今琪四歲的女強人已離婚),晚上要幫我們這組慶功並邀請另一業務組同仁參加,另一組的成員是二男二女,還有陳姐助理愛莉卡剛好十人。


當晚吃完飯大家前去KTV唱歌,因為有外部人員在,所以我們就較收斂。


但由於我們這組的性愛關係正火熱,也就偷偷做些挑情的動作,美蘭跑來坐在我旁邊,我則伸出手從她正後方的屁股下伸過去,同時美蘭稍微擡高屁股後就坐在我的手上,我則用我的手指摳她的小穴,由於她是穿一件圓裙,所以其他的人很難發現,何況大家不是在唱歌或喝酒,就算有人找我聊天也想說我的手是摟著美蘭的腰,不知我正玩著她的蜜穴,因為隔著內褲及絲襪沒多久美蘭的內褲就濕了,美蘭跟我使個眼色,站起來去了洗手間,回來時依然坐我旁邊,我猜她一定脫掉內褲了,果然等我再伸進去時就能摳到小穴的陰核了,我就慢慢的又摳又揉不做太大的動作,但美蘭的小穴好像水龍頭沒關緊一樣不斷冒出水來。


沒多久我整個手掌都是熱熱的淫夜。


我就在美蘭耳邊說:「你好淫,下面都淹水了。」


輪到我唱歌時美蘭就起身在去洗手間,茹莉跑來坐這個位置,一坐下發現沙發是濕的,她的褲子被弄濕了,當我唱完後。


茹莉在我耳邊說:「你怎麼把美蘭搞得濕成這樣?害我褲子濕了怎麼辦?」我說:「我說待會我假裝到翻酒你再擦褲子」我就假裝敬茹莉酒,然後趁勢說:「對不起我把酒到在你身上了。」


茹莉就起身去洗手間,我則用紙手巾擦那美蘭留下的淫夜,這時坐在另一邊的美蘭跟我擠了一個歉意的笑容。


四個小時包廂時間到了,由於明天是周六。


今琪問說:「還要不要在去那裡玩。」


但今琪晚上被敬酒多次已有些酒意,我要幫他開車開她說要自己開。


副總陳姐說:「我來押車把妳們送回家。」


上車後陳姐問今琪:「我覺得你們這組這兩天好像特別HIGH是為什麼?」今琪酒喝多了就曖昧說:「要知道就找一個私密的地方,不會吵到別人的地方,就可以知道了。」


陳姐問:「什麼樣的地方?」今琪回答:「比如MOTEL或飯店房間。」


陳姐說:「今天是周末,你說的幾乎每家都客滿,不如去我家好了。」


我們異口同聲說:「好ㄟ!」。


陳姐他家是在內湖一下就到了。


她家是約70坪大的樓中樓,因為他只有一個人住,所以房間雖大但沒有很多隔間,一進門就是一個大的客廳,有支樓梯上去就是臥房跟更衣間,樓梯下是浴室,有個很大的按摩浴缸,隔間是用那種可以從清楚的玻璃變成毛玻璃的,有個落地窗可見樓下的街景,陳姐說那玻璃外面看不進來,整個布置的相當時尚。


一陳姐出了紅酒及一些滷味招呼我們,這時美蘭見到旁邊有麻將桌。


美蘭說:「我們來打麻將。」


茹莉說:「副總他們都賭很大,我那有錢跟你們打,而且我又不太會打。」


今琪說:「既然陳姐要知道我們這兩天為什麼那麼HIGH?我們就打脫衣服不打錢,阿輝你想一下比賽規則。」


陳姐不愧是老江湖就問:「難道你們搞多P玩性愛遊戲。」


今琪醉醉的回答:「沒錯!sex!sex!sex!」陳姐看著我問:「阿輝你有那麼強讓三個女人服服貼貼嗎?」我笑笑說:「我們是team work!一起努力的。」


陳姐:「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team work?好吧,阿輝怎麼玩?」我想了一下:「放槍一次脫一件衣服,自摸就三家都脫一件衣服,超過四台再加一件,脫掉的衣服給贏家。


脫光就換人。」


這辦法大家都沒意見。


這時美蘭說:「那我要先把內褲跟絲襪穿回去。」


今琪說:「難道剛剛你們就玩上了。」


因為在車上茹莉有問我如何搞得美蘭氾濫成災的,所以就把在KTV的事告訴琪姊及陳姐。


接著是她們四個女人先打,我說:「我來當小輝子伺奉眾位娘娘茶水。」


一開始是茹莉放槍,他又穿的少也沒穿絲襪,所以一輸就脫掉上衣了,我則到他後面拉起胸罩彈了一下,她說:「很痛ㄟ。


你給我記住。」


後來輸第二把時就直接把胸罩脫掉,露出她堅挺的雙峰。


陳姐:「茹莉啊!你好開放。」


茹莉:「我還能更開放。」


就起身脫掉僅存的短褲跟內褲。


「這兩件先擺著,小輝子過來好號的品玉。」


我說:「奴才遵旨。」


就蹲在桌子下開始舔她的屄。


茹莉:「嗯…嗯…可以…開始打…了…」又開始打牌,茹莉打牌時不斷嗯嗯叫的。


「嗯…我…吃…」「嗯…我…碰…」一會兒她把牌蓋起來拍拍我說:「輝哥我聽三個洞,快起來幫我摸!」我就起來幫她摸一把沒中。


第二次在摸時,我說:「借點仙水。」


就用手指搓茹莉的小穴沾了淫水,結果真的自摸了。


茹莉就興奮的親我。


並拉開我褲子拉鍊,掏出DD吸了幾口。


而茹莉贏回了衣服但也不穿上,就赤裸的繼續打。


美蘭也起身將裙子絲襪內褲通通脫掉:「我也要自摸,輝哥來舔我的穴。」


我就換到美蘭那邊舔她的穴。


她也是一面嗯嗯叫著的打牌,結果這把是茹莉再胡陳姐,陳姐也先脫掉上衣露出胸罩了。


茹莉:「這招不是每人都有效啦!輝哥換來舔我吧?」陳姐:「這樣不公平,聽你在那啊啊叫的,我們怎麼打牌啦!」琪姐:「我們是玩脫衣服,你們還沒輸就脫光光不好玩。」


茹莉在旁接話說:「我們換個方式,接下來胡牌的人可以讓輝哥插咩咩二十下,自摸著可以一直插到下一把胡牌。」


陳姐:「茹莉你真是個女色鬼,這方法也想的出來。」


美蘭:「好我贊成。」


琪姐:「那大家都把衣服脫了吧?」我和琪姐就將衣服脫光,茹莉已握著我的陽具,「陳姐還不脫,DD都硬了。」


陳姐就脫掉全身的衣服,露出豐滿的奶奶也是有些許的下垂,但肚子不大皮膚光滑。


第一把是美蘭贏了,我就從他後面插他小穴二十下後,她竟然在用屁股在多頂了幾下。


茹莉說:「不要偷吃步!」再來是陳姐贏,陳姐說:「我好久沒作了,你要輕一點。」


我就摸摸她姐的屄,覺得不是很溼,我就手沾旁邊的果汁塗在她的屄上,用嘴去舔陳姐的小穴。


因為我斜蹲著DD朝下,茹莉拿起那杯果汁把我DD泡在裡面,冰了一下,讓我打了一下哆嗦。


我就用沾了果汁的可惡,插那久未開墾的屄。


當我的DD插進陳姐的穴時,她身體抽動一下:「啊…嗯…嗯…」我慢慢插了二十下,拔出DD時,陳姐發出一長聲「啊—都快忘記這種感覺了,好爽。」


就這樣插插停停的,已經快兩圈了,只有琪姐未插到,但第一次自摸竟然是今琪,她要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把小穴插著我的老二,一邊打牌一邊扭動他的屁股,「嗯…嗯…一…鳥插…的好舒…服…」結果琪姐又再次自摸,她高興的上下擺動屁股,「嗯…嗯…啊…好…喔…爽…」再次開打時,我的雞巴被琪姐屁股用磨轉式弄可惡及剛剛插了近兩百下在這樣久刺激下,我在快射精時緊握琪姐的腰,用力頂他的小穴,琪姐:「喔…喔…喔…啊…阿輝你射好多。」


我已經設在那琪姐溫暖的小穴內了。


陳姐就喊說:「都出來了接下來怎麼玩?我好久沒被插了,剛剛被插那幾次,現在咩咩癢的要死怎麼辦?」下面一癢女人就不顧身分的說話了。


琪姐說:「那就不打了,現在就發揮我們的Team Work,讓陳姐舒服。」


我們四人就擺好架勢,今琪與美蘭一人一邊用舌頭舔著陳姐的乳頭,而茹莉發揮他的舔功,舔著陳姐的陰核,而陳姐則舔著我那已經垂頭喪氣的老二。


陳姐哈哈大笑的說:「嗯…好…棒的…Team Work…,我快…昇天了…」沒多久我的老二又昂首擡頭了,陳姐的小穴也在茹莉的舔功下,溢出陣陣的淫水,在這情況下我就和茹莉換位置,換陳姐舔茹莉的小穴,我則將老二直接插入陳姐的淫穴中,一插進去時,陳姐:「喔…好…硬喔…」我覺得她久未性愛我的動作是慢慢的插,等到感覺陳姐的淫屄,更滑潤時在逐漸加快速度,「啊—啊—太…爽了…」後來我再加大力度,插的發出肉肉相碰的啪啪作響。


陳姐這時已歇斯底里張大嘴巴:「嗯!嗯!啊!啊!」在這樣四人攻擊下,陳姐直說;「會被…你們…害…死…」陳姐全身痙癵抽慉,高潮後淫水直流,攤在沙發上。


今琪:「陳姐,我們的服務還算滿意嗎?」陳姐說:「這太刺激了,玩多了我會心臟病,以後偶而陪你們玩。


今晚大家都很興奮就在這睡吧。」


「樓上的床是大床的就請阿輝陪我們兩位資深美女睡了,兩位美少女可以睡大沙發。」


但我說:「我快出來了,誰要幫忙?」美蘭就很迅速的抓起我DD插入自己的淫穴,用女上男下方式,用力擺動屁股,還擺出牛仔姿勢「耶!耶!」的叫,後來就在她揉爛下設經在她小穴了。


今晚兩次射精了。


當夜我就在琪姐與陳姐的赤裸擁抱中睡著了。


隔日早上我還在睡夢濛濛中,感覺到有人在吸我的老二,睜眼一看原來是陳姐,我看睡在一旁的今琪似乎昨夜酒未退睡得很沈。


我說:「陳姐早安!」陳姐在我耳邊說:「輕聲一點跟我走。」


我就跟他走進了樓下的浴室,一進浴室陳姐就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上,用他的小穴套入我的老二,採用男下女上的方式,雙腿成M字型,雙手往前撐,屁股使力的上下擺動,並且「嗯…啊—嗯…喔!啊!喔…啊…嗯…」的亂叫,由於她動的太激烈了,沒多久她「嗯…我要…啊…出…來…」她高潮洩精,癱瘓在我身上了。


但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我只好將陳姐抱起讓她在客廳的沙發坐下。


我轉頭見到美蘭及茹莉兩人赤裸睡在大沙發上,茹莉好像在做春夢一直用自己的手在輕輕摸自己的小穴。


我一看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插入茹莉的淫穴中。


茹莉剛要大叫我用手封住她的嘴說:「是我。」


茹莉點點頭,我放開手。


茹莉用她的雙腿勾住我的腰,讓我的雞巴幾乎直達她的蜜穴深處,這姿勢真是爽呆了,茹莉也不敢叫太大聲,咬著唇發出悶悶的嗯聲。


但我在昨晚連戰四女後,今早再站二女下無法維持戰力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內了。


只好跟茹莉說:「SORRY!沒讓你爽。」


茹莉給我深深一吻說:「輝哥你最猛了,已經戰了三天辛苦你了。」


等大家都醒後,我就提出要回家了,心想我已連續做愛三天了,這個周末要好好休息,果然回家後昏睡了一整天。


我似乎也累積了一些經驗如何持久。


?





上一篇:麵攤老闆娘下一篇:黑夜中的換妻